心脏瓣膜病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精神科的护士有多细心,让患者防不胜防啊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白癜风主治医院 https://wapjbk.39.net/yiyuanzaixian/bjzkbdfyy/

“偷听”到的病情

(张山涛)

1月1日,我医院老年精神二科值夜班,18时50分巡视病房,路过其中一个桌子时,我隐约听到患者孙某起小声和蔡某梁说“胸口疼”。

我立即警觉起来,孙某起是一个患病7年的老人,社会功能已经衰退,平时问他话很少回答,总是躲着人,今天怎么就主动说那样的话呢?我赶紧走上前去测量脉搏,发现1分钟只有48次。我一边让护士李宸报告值班医生赵明坤,一边将患者搀扶到一级病室,嘱咐他卧床休息,并给予心理抚慰,随后又测量了体温、呼吸、血压,均正常。

19时,赵明坤医嘱给予急查心电图,功能科王楠携带便携式心电图仪为患者进行了床旁心电图检查,结果显示Ⅲ度房室传导阻滞。赵明坤医嘱给予心电监护。心电监测期间,患者心率变成了1分钟4次。赵明坤分析,如果心率继续下降,极有可能引起脑缺血,出现意识丧失、抽搐等,严重者可猝死。

向患者家属交待病情后,家属有些着急,因为正好赶上冠状病毒肺炎高发期,车辆、转院都很是不方便,医院值班联系,派了一辆救护车,并由一名护士和一名医生全程陪同,帮助患者进行转院,家属对我们的工作再三表示感谢。病人安全转院后我的心才稍稍放下。

百元现金

(张立敏)

星期一,正在护理站忙着手头的工作,住院患者王金英(化名)的弟弟走到我面前说:“护士长,我有事要跟你反映一下。”我说:“好啊,咱们坐下说。”

我拉一把椅子过来,让患者弟弟坐下。他说:“是这样的,我要表扬你们科的王一护士。”顿了顿,他向我介绍了事情经过。

原来,周六那天,弟弟领着患者王金英到公园散心。谁知,医院时,却发现身上的钱包不见了,最不巧的是,手机还欠费了,跟家里其他人联系不上。可把他急坏了,虽然丢的钱不是太多,大几百块钱,但当天晚上吃饭的钱都没了。患者弟弟还想到,哥哥的病情刚刚稳定,不能让他知道这事儿,因为他知道后一定会着急,对病情可能有影响。

他想,医院再说。回到病房,把哥哥安顿好后,弟弟就一言不发地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开始想办法,想着怎样才能解除当前的困境。正在发愁时,护士王一悄悄走到他身边问,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需要帮助解决就说话,别客气。于是,他用最简短的话把丢钱包的事说了出来。听完后,王一没说什么就离开了,没几分钟返回来拿着自己的手机说,用我的电话给家里说一下,先给你充点话费吧。等弟弟打完电话,王一又将元钱塞到他手里说,大哥,我今天也没带多少钱,这元钱,先应个急。没容弟弟推辞,王一已经去病房忙其他事了。弟弟只好收下了,先用着,保证够两人吃饭的。

介绍完情况,患者弟弟说:“护士长,昨天我回了趟家,拿了钱。说实在的,如果不是王一出手相助,昨天我都不知道怎么过,又不能告诉其他患者和家属们,怕我哥知道。现在问题都解决了,我得好好谢谢王护士。”接着,他拿来出元现金和一条香烟说:“钱是还给王护士的,烟是感谢他的,一点心意,麻烦帮我转交给他。”我说:“你们住院看病也不容易,钱和心意我一定转达给王一,烟不能收。能帮到您,是我们应该做的,也是我们愿意做的,千万别见外。”在我的坚决拒绝下,弟弟这才把烟收了回去。

患者王金英,在我们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,很快康复出院了。我在想,怎样才算是一名有温度的护士呢?在患者和家属需要帮助的时候,像王一这样,毫不犹豫,不求回报,默默伸出援手,无私奉献的行为,为所有人带去感动和温暖,不就是一名有温度的护士吗?

患者留下我的电话号码

(赵涛)

有一次夜班,每次巡检到号病室,都发现患者孙常立在床上辗转反侧,时不时还唉声叹气,有时到楼道里东张西望。

我觉得有点蹊跷,便问:“有什么不舒服吗?可以告诉我,我来帮你。”“哦,我没事,你忙吧护士,我就是想上厕所。”他略显慌乱的回答,更让我提高了警惕。

午夜时分,我注意到,孙常立悄悄溜出了病室,在走廊里迟疑了一下,折进了卫生间。

我不动声色紧随其后,发现他正在利用暖气管道准备自缢,我立即冲上去阻止了他,把他领回病室,交给同事看护,我去向医生汇报了情况。

经过深入沟通,孙常立才道出实情。他今年0岁,患抑郁症8年,总认为自己是家里的累赘,医院几次住院,已将家里积蓄耗完,又觉得自己的病治不好了,所以想自杀减轻家里的负担。

我和他断断续续聊了1个多小时,他才答应不再做傻事。但是,我并没有放松对他的护理警惕,和同事一直暗中密切注意他的动向,防止再出现自杀或者其他极端行为。

接下来,我多次主动与孙常立交流,逐步建立起良好的个人关系。他说:“在别处花了那么多钱都没治好,在这里也够呛,我的生活没有希望了,只能给父母增添压力。”言语中流露出自卑和自责,我准备暗暗帮助他。

于是,只要我值班,就抽空和他聊几句。每次组织患者开展各种活动,我都想方设法请他参加,并要求他积极发言,踊跃参与项目。同时,我还在其他人面前以各种方式肯定他、赞美他一些具体具体做法,并鼓励他多给自己笑脸。如此两个月下来,他消除了自卑情绪,孤僻行为也改善了。

转眼,患者要康复出院了,他主动要求留下我的电话号码,我很开心,也记下了他和他家人的通讯方式。自此,每到过节,孙常立都会给我发一个祝福类短信,并且讲一下他现在的情况,我也会回复一条短信,鼓励他积极面对生活。

两年后,他成为了父亲,我很替他高兴。

一双棉拖鞋

(魏书宁)

1月1日,普通精神一科来了一位不一样的患者,1米85的个子,脸黑黑的,头发因为长时间没洗蒙着一层土,身着并不合体的秋衣秋裤和一双布鞋,看上去这双鞋已经陪他走了好长的路,鞋身裹着泥和油渍,没有穿袜子,脚趾从鞋前边的破洞中伸了出来,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连不成句。

我给他测了生命体征,均平稳。陪他去洗澡时,因为身上的衣服要拿去换洗,我就从之前科室人员捐赠的衣服里找了合身又暖和的给他穿上,可是50码的鞋却很难找,他脚太大了。护士长赵涛安排护工阿姨去益康便利店,也买不到这么大号的。下班后,责任护士张震,就去了外边超市,可是,找了好几家,都没有合适的,只好先让患者穿了一双不合脚的塑料拖鞋。

三天后,张震上班后衣服都没换就直接去了病室,给患者换上了一双合适的棉拖鞋。早交班时,他说:“前些日子我在网上买过一双棉拖鞋,质量不错,那天去超市没给患者买到合适的鞋,一直惦记着,晚上再次想起时,就问了一下那家网店,刚好有这么大号的,于是赶紧订购了一双。”科主任宁征远说:“我们的大个儿终于有了合适的鞋,大家辛苦了。”

床头交班时,患者穿着新鞋跑过来说:“家,家……”。赵涛握住他的手说:“这里就是你的家,好好养病,有什么需要一定跟我们说。”

患者的眼眶湿了,他把科室当成了家。

多点耐心就能“赢”

(张金桥)

晨会交班时,我经常说,在精神科病房,对待患者和家属,必须做到三点,绝对的尊重,真诚的关爱,耐心的沟通,只要做到了,就能“赢”,赢得他们的信任和配合。

女孩娟娟患精神分裂症,第一次住院治疗,母亲心疼她,觉得住院会受苦,她自己也哭闹着不肯住院。值班护士用温和的语言安慰她,为她介绍病房环境和年龄相仿的病友,接着又详细讲解首次住院治疗的重要性,很快,妈妈不再焦虑,娟娟也不再哭闹了,自己换上了病员服。看到这些,妈妈也放心了。住院的日子里,主管医生和责任护士每天查房,耐心与娟娟交流,从精神症状到吃喝拉撒睡,点点滴滴,详细询问,认真观察,精心诊疗。娟娟一天天好起来,出院时,她恳切地说,谢谢你们的爱!

由于精神科病房的特殊性,很多物品不能带入病房。一次,抑郁症患者阿英来住院,带了一个0cm高的暖水瓶,家属说患者胃不好,喝水得喝很热的水,执意要把暖瓶带进病房。值班护士向阿英和家属耐心介绍了病房恒温的饮水处及水温,讲解饮水过烫的危害,以及暖水瓶在精神科病房的危险性,最终患者和家属都不再坚持。后来的日子里,护士也尽力给予特殊照顾,需要用开水时,及时提供,患者很满意。

一位年轻的女患者住院,其丈夫陪床。住院初期,两人天天吵架,有时甚至会动手。经过了解,原来是因为患者丈夫的脾气本来就非常暴躁,加上对患者症状不理解,感觉她是装的,目的是和自己过不去。医生耐心向其丈夫讲解患者的病情,讲解家人的支持对患者康复的重要性,又针对患者目前状况,建议其暂停陪护。其丈夫离开后,患者每天规律作息,按时起床、洗漱、服药,积极参加康复活动。二十多天过去了,患者的病情好转,情绪平稳。患者丈夫前来探视,两人有说有笑,十分开心。其丈夫对医务人员说,你们不仅治好了我爱人的病,也教会了我怎样与人沟通。

经过实践,再次证明,与患者和家属沟通时,耐心点,再耐心点,通俗、详细地把情况讲给他们听,他们听懂了,自然就会配合工作,自然就会按照医嘱进行治疗,既对患者病情有好处,医院工作不无裨益,可谓一举两得。

卷卷的小章鱼

(高燕)

忽然,我的眼睛被一双小手蒙住了。

“嘿,小高姐姐,猜猜我是谁?”随后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。

“猜不出,我只知道卷卷消失一会儿了。”我假装不知道是谁。

卷卷松开手,眨着大大的眼睛问我:“找我什么事啊?”我说:“读书会的时间到了。”她调皮地一溜烟向病室跑去,还在门口一边摇头一边做鬼脸。

过了一会儿,卷卷拿着自己前几天手工课上做的小章鱼,笑盈盈地晃入我的视线:“小高姐姐,这个送你,我很喜欢你。”我说:“谢谢小美女!”

这是我入职精神科护士一个月后,在普通精神三科病房发生的一个小故事。

卷卷,是一名10岁的小女孩,名字是我对她的昵称。据我了解,卷卷本是一名开朗的小女孩,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的头顶就多了一朵乌云,让她接收不到外面的信号,感觉自己的朋友都渐渐地疏远自己,自己的父母留给自己的只有责骂。慢慢的,卷卷开始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从一个活泼的小活宝变成了总是哭闹的小魔王。

一次,卷卷哭闹过后,我和她妈妈作了交流,知道卷卷总是误解身边人对她的好意,尤其不理解父母的爱。于是,日常交流时,我便有意引导卷卷回忆父母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;在她吃完饭开心地摸着圆圆的小肚子时,告诉她,在家里,是妈妈每天给她做爱吃的饭菜;在她开心地拿着马克笔画自己想画的东西时,提醒她,是父母养育她成长,帮助她自由翱翔;当她和小朋友一起做活动时,夸奖她的朋友真多。渐渐地,卷卷对父母发脾气的次数越来越少,和同龄的小朋友交流、玩耍也越来越多,成了病房里人人喜欢的小姑娘。

有一次值班,我和同事约束一名患者时,卷卷站在我们身后悄悄说:“小心点,别伤到自己。”

卷卷送给我的那个小章鱼摆件,一直摆在我的书桌上,每当看见它,眼前便浮现出那个抱着平板电脑、头发卷卷、笑盈盈的小女孩。

这是入职后收到的第一份礼物,我非常珍惜它,这也让我明白,医务人员与患者之间的温暖是相互的。

谁说“男护”不细腻

(章静)

医院,男护士多。有患者和家属朋友不太信任男护士,会问,护理工作需要细心,男护士能做到吗,与他们能有细腻的情感沟通吗?我用实例告诉你,能。

一次,神志病二科治疗护士柏会娜对男护士马英峥说,床患者王某雄不肯服药,帮一下忙吧。马英峥知道,王某雄是住院才一星期的躁狂症患者,和他沟通需要技巧。他把药物拿到床边说,某雄,来,把嘴张开,好了,药片放进去了,现在往下吞。患者说,我吞不下去,语气就像个淘气的孩子。说话间,口水顺着患者嘴角开始往下淌,马英峥赶紧拿床边的毛巾为他擦拭,然后说,来,再试一试,就像你刚才吃苹果一样,你不是最爱吃苹果了吗?马英峥耐心劝导着,患者做了个吞咽动作,随即又委屈地叫起来,还是吞不下去。一旁的男护士赵梦生也走过来帮忙,一个拿着水杯,一个轻拍患者的后,边哄边喂他。就这样,在他俩的劝说、示范下,10来分钟后,药总算吃下去了。

一天,一名50多岁男患者入院。患精神分裂症0余年,家中无人看管,不出门,不与人交流,大小便不知入厕。所以,入院时,患者全身脏乱,蓬头垢面,头发、指甲都很长,不言不语,眼神充满恐惧。入院后,男护士段霖霖亲自帮患者洗澡后,还协助更衣、修剪指甲、刮胡子,为他减掉长发。经过细致沟通,段霖霖逐步取得了患者信任,为他制定了相应的护理计划,循序渐进地训练患者的交流能力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和康复训练,患者逐渐恢复了生活自理能力,脸上充满笑容,还主动跟人打招呼。出院时,患者拿出自己保留的水果和段霖霖分享。患者家属也非常满意,谢谢你,小胖护士,我要给你点个赞!

在精神科病房,大多数重症病人是不能说出自己问题的,有了不舒服往往不会表达,所以,及时发现病情变化,靠的就是护士的眼睛和经验。一个周末的夜班,一位患者起床时走路不稳,一只脚不能用劲儿。值班护士段霖霖发现后,立即上前搀扶患者,交流过程中发现患者嘴角偏向一侧,他立即让患者平卧,着手测量生命体征,并通知值班医生。做检查后发现,患者有脑血栓,立即给予院外急救处理。因为发现及时,避免了一场意外事件的发生,家属非常满意。

我们的男护士们,面对患者的细腻心思,一点都不比女护士差,而且可能更果断、更机敏,体现着他们的专业素质。

对啦!谁说“男护”不细腻,他们都有一张面带微笑的脸,一颗善解人意的心,一双宽厚温暖的手,他们照样会用心温暖、关爱每一位患者,做一个有温度的护士。

追问后的警觉

(栗少宝)

星期五,我和王荣会值护理夜班,没想到,这个夜晚竟然那样令人难忘,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成了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。

18时44分,值班医生魏志刚打来电话,一名叫王某锋的男患者在家拿着刀到处跑,需要住院治疗,入院后要防暴力攻击,请做好准备工作。

1时56分,家属一行5人将患者带入病房,两个男家属架着患者,患者耷拉着脑袋,像是经过多次挣扎已经无力反抗的样子。我问:“怎么回事呢?”一名家属说:“外面跑了好几天,累得他虚了呗。”

看着患者身上没有明显外伤,我便拿过入院手续,按照惯例进行安全检查、生命体征检查。测体重时,虽然有家属帮忙,但患者仍然上不到体重秤上,一个家属边费力抬着患者的一条腿一边喊:“抬脚,抬脚。”

患者进了病室,躺在床上直接就鼾声如雷了,能叫醒,但是问话不回答,只是自言自语什么“春节”、“厂子”等无意义词语。

测生命体征,脉搏6次/分,稍慢,其他正常。

患者倒头便睡的情况,让我感觉出乎意料,又有些窃喜,这个时间点儿来的精神障碍患者竟然不打不闹不折腾,看来这个夜班会安静度过的。

然而,我继续回想刚才的过程,总感觉不大对劲儿。根据经验,在外面跑好几天的患者来住院,没有一个像这样一点儿都不能说话也不闹的。于是,我在接待室找到家属进一步询问:“你们来之前给他吃药了?”家属说:“没有啊,就是累得吧,跟着一辆车就跑了,等我们追到的时候,他早累得在地上坐着了。”家属的回答,让我一下子警觉了起来。

回到病房,一级护理岗的王荣会也疑惑地说:“感觉王某锋的状态不正常,有点像昏迷。”她的话一下子点中了我的疑虑,睡着进病室,上称不抬脚,呼之不应,心率慢,打呼噜。

于是,我马上到王某锋床旁给他重新测心率,第一次58次/分,第二次6次/分,叫患者名字依然不醒,呈熟睡状态,查看瞳孔,右侧完全散大,左侧缩小,请王荣会验证一遍后,我俩同时说,可能是脑出血。

王荣会吩咐我在床旁守着患者,她立刻将紧急情况报告给了魏志刚,他检查后也考虑脑血管疾病,赶紧向家属交待病情,建议立即转院治疗,医院进一步检查,我帮助联系了救护车。

第二天,魏志刚联系患者家属进行回访,家属说:“已经确诊为脑出血,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,这里医生说,幸亏来得早。太感谢你们了,及时发现这么严重的病情,尤其感谢那个小伙子,追问好几遍,太细心了,太负责任了。”听到这些,我们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下,因为病情判断得到了证实,患者得救了。

我们就是你的眼睛

(刘立英)

神志病一科收治一位老人,诊断精神分裂症,她姓安,大家都称呼她“安姨儿”。安姨儿在年幼时眼睛就患有先天性疾病,后来又白内障10余年,还高度近视,即使有人站在她对面,她也只是感觉到有人在跟前,却看不清楚是谁。

安姨儿只有一个女儿,但因工作原因不能陪护,只是不停地叮嘱母亲。责任护士张平说,我们会帮您照顾好安姨儿的,放心吧。边说边拉过安姨儿的手,搀扶她走进病房,安排在离护士较近的病室,而且是方便出入的床位,又给她把洗漱用品一一拿出来说:“安姨儿,您摸摸这些东西您都认识吗?”“认识,都是我用的东西。”“安姨儿,您听我说,在您的床旁边有个床头柜,您摸一下,我现在把您的脸盘放在下层,水杯放在床头柜上面,伸手就能拿到……”然后,她又带着患者一点一点熟悉病房的环境。

护理交班时,邓伟静说:“对安姨儿,除了细心照顾,还要对病情进行重点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