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脏瓣膜病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手机操作系统塞班的血与泪 [复制链接]

1#
自媒体短视频运营求职招聘QQ群 http://liangssw.com/bozhu/14836.html

来源/魔铁的世界(ID:jiangpeiyu)

作者/蒋培宇

题图/图虫创意

现在,估计没有人会怀疑安卓(Android)和iOS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强势地位。

市场调查公司statcounter发布了截止年3月的数据,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市场,安卓的份额为75.33%,苹果iOS的份额为22.4%。也就是说,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由苹果和谷歌说了算。

一将功成万骨枯,每一个成功上位者的背后,不仅仅有鸡汤,还有渐渐化为泥土的失败者的骸骨。

安卓和iOS的背后,则飘摇着欧洲手机操作系统塞班(Symbian)的坟头草。

1/帝国的黄昏

今天的很多年轻人对诺基亚这个品牌没什么感觉,但在14年前也就是年,诺基亚手机堪比今天的苹果、三星,塞班才是手机操作系统市场的王者。塞班联盟的成员除诺基亚外,还包括摩托罗拉、索爱、西门子、松下、三星、LG、联想等,几乎囊括蓝星上所有手机品牌。

塞班系统联盟

年是诺基亚的高光时刻,当年它在非洲尼日利亚卖出了第10亿部手机,品牌价值位居全球第六,是全球手机界的带头大哥。

诺基亚也是芬兰的骄傲,其董事会主席兼CEO约玛·奥利拉(JormaOllila)同样在芬兰享有巨大的声誉,也就是在年,芬兰在欧盟的议员汉努·塔库拉建议奥利拉去竞选芬兰总统,认为他一旦参加竞选,必将成为芬兰总统的第一候选人。由此可见,诺基亚在芬兰国民心中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由于在年,塞班的大股东Psion(宝意昂)出售了其持有的31.1%的股份,诺基亚占据了约47.9%的股份,主导了塞班的运营,因此,随着诺基亚在年冲上手机市场巅峰,塞班也迅速垄断了手机操作系统市场。

但眼前的繁荣不过是帝国的黄昏景象,因为早在4年前,诺基亚就遇上了麻烦:年出现销售额增长率不足10%的意外情况,盈利也低于预期,资本市场用跌幅达18%的狠摔发出警告信息;奥利拉两次启动的组织架构改革,均不同程度失败;新推出的游戏手机N—Gaga亏损了大约3亿欧元,从年到年期间,诺基亚没有出过一款王炸级别的手机。

可以说,整个企业是靠着过去成功的惯性在年冲上顶峰的,所谓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不过,眼前迷人的夕阳让奥利拉等诺基亚高管们错以为危机已经过去,第二天将迎来崭新的太阳。

他们不知道的是,在年,大西洋彼岸的史蒂夫·乔布斯和拉里·佩奇都同时盯上了智能手机这块肥肉。

2/大战前夜

年是个微妙的年份,苹果和谷歌在这一年都不约而同地想要抢夺诺基亚的地盘。

谷歌的动作要更快一些。

这一年,AndyRubin靠自己的积蓄和朋友的支持,艰难地完成了安卓系统的早期开发。在与一家风投洽谈融资时,Andy突然想起谷歌的创始人拉里·佩奇(LarryPage),佩奇3年前在斯坦福大学听过他的一次讲座。于是他突发奇想,给佩奇发了一封邮件,问能不能投点儿钱。

结果仅仅几周后,谷歌直接收购了安卓。因为谷歌知道,随着硬件功能的不断强大,手机早晚会变成移动互联网的入口,而安卓作为手机操作系统,正好可成为谷歌进军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大杀器。

和拉里·佩奇苦心积虑要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不同,乔布斯则是被焦虑逼迫。

年的苹果公司看起来欣欣向荣,iPod的销量达到了万台,是年的4倍,占到苹果收入的45%。iPod的畅销还带动了Mac系列产品的销售,苹果公司的形象也因此变得时髦起来。另外,索尼音乐、环球音乐等全球唱片巨头已经和苹果结盟,线上音乐市场成为苹果的自留地,乔布斯的工作就是坐在那儿数钱。

但乔布斯数着数着就开始感到焦虑,他在担心有什么东西会让眼前顺风顺水的苹果陷入困境。想来想去,乔布斯最后得出结论:“能抢我们饭碗的设备是手机。”他的理由是,手机配备摄像头后,数码相机的市场就急剧萎缩,同样,如果手机制造商开始在手机中内置音乐播放器,由于每个人都随身携带手机,“就没必要买iPod了。”

于是,在年,苹果开始尝试做手机,和摩托罗拉合作未果后,决定先做平板电脑(iPad),接着是手机(iPhone),同时开发移动操作系统iOS。

很多人以为,年iPhone发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诺基亚都像恐龙一样,麻木不仁,对变化的市场没有什么反应。

实际上,诺基亚早于苹果看到了手机市场将要变天。诺基亚CEO约玛·奥利拉就认为,到21世纪初,手机不再仅仅是通信工具,由于携带大量应用程序,已经变成计算机,“那种能够为用户提供最佳使用体验的手机将会成为胜者,在这场战斗中,操作系统便是一切核心所在。”

3/三年原地踏步

客观地说,诺基亚知道在智能手机时代,用户体验是市场敲门砖,操作系统是决胜关键,为此,公司才在年收购塞班股份,成为塞班系统的真正主人。

前路既明,诺基亚该迈开大步往前走了吧?然而,高管们又开始怀疑:塞班能否在软件领域具有很强的竞争力?然后开始在企业内部激烈讨论,而且一讨论就是三年(——),讨论的结果居然是让塞班续命。

在诺基亚几乎原地踏步的这三年里,苹果完成了iPhone、iPad和iOS的研发;谷歌则进一步完善了安卓系统,成立OHA(开放手持设备联盟),HTC加入其中并成为先锋,并稍晚于苹果,联合T-Mobile推出世界上第一款安卓手机T-MobileG1(后来HTC大名鼎鼎的G系列的祖宗)。

简单说,在诺基亚磨磨唧唧的时候,苹果和谷歌已经准备好了进攻的武器,还分别定好了总攻时间。

年6月,搭载iOS系统的iPhone上市,而在一个月前,诺基亚已经上市了搭载塞班系统的新型智能手机N95。在摄像头上,N95是万像素,是iPhone的2.5倍。

奥利拉说:“一场角逐在诺基亚这位行业霸主和苹果这位挑战者之间展开了,获胜者的奖品是全球的智能手机市场。”很多人将赌注押在了诺基亚身上,理由真是没得说:诺基亚懂得如何设计、制造和营销手机;还是优秀的电信设备商,能保证诺基亚手机的信号超过其它品牌手机;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工程师,研发投入也保持高强度。

结果却让人目瞪口呆,行业霸主诺基亚输了个精光,那些坚持持有诺基亚股票的人赔了个底朝天。

如果投资者知道“诺基亚E51邮件”事件内情,估计大部分人会沽空诺基亚,转身买入苹果股票。

4/解决提出问题的人

“诺基亚E51邮件”事件清楚地暗示了诺基亚必败的结果。

当时iPhone上市不久,芬兰《赫尔辛基新闻报》记者劳瑞·玛卡瓦拉感觉到自己有必要给自己国家的伟大企业提个醒,于是他写了一封邮件,从普通消费者的角度,对比了自己使用的诺基亚E51和iPodtouch,认为塞班系统使用复杂、用户体验差:更换铃声要下探5个层级,每天必用的编辑短信功能,需要从编辑短信、多媒体短信、语音短信和邮件中去选择,远不如苹果的产品上手容易,塞班系统“这些复杂的设计让我抓狂。”

很快,投递邮件又让玛卡瓦拉抓狂:翻遍诺基亚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